振华军事网
    wap振华军事网
当前位置:振华军事网 > 正文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走多元化的发展道路。

2009-07-20 21:55:59 来源: 互联网  文字大小:   [举报] 已有评论(0)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走多元化的发展道路。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强调“一切从实际出发”,反对生产经营模式上搞一刀切,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当温饱问题没有解决时,分田到户是必然的选择,但是温饱问题解决了之后,有的地方发展得快一点,集体主义、共产主义的成份自然可以多一点。

南街村实际上是沾邓小平理论的光,借改革开放之机而发展起来的。

有些人根本弄不清南街村为什么富?原因是为什么。可以举个例子,如“华龙面集团”,把周围的村子都带富裕了,要知道这在毛泽东的时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么大的企业,这么多的人员,绝对不会让它在这个小县城开办,而且发展的速度和规模也不会如此之快。在1990年的时候,邢台市方便面厂非常的红火,那时邢台市的人吃方便面都托关系,有熟人的买一箱方便面是25元,走的是计划价,没关系的是市场价35元,一个百十号人的厂子,设有书记厂长五个人,这几个人每天什么都不干,就专门批条子,你批他也批,就不知道扩大生产和增加品种,并且小厂的一些供应科长销售科长一大堆人,也有权利批条子,最后这个场子最后倒闭了。要知道华龙面的老总范现国在这个时候,还是一个在方便面长打工的农民,最后他是富了,也把周围的农村带富了起来,其实他的富有跟毛泽东的政策是没关系的,他受益与改革开放的政策。就像就像大邱庄和华西村一样,他们之所以能够快速发展起来,要有今天改革发展的的环境,华西村的支书吴仁宝在电视上说过,他现在搞的这一套,如果在毛的时代早就被抓起来了,一开始也是偷偷的搞,慢慢的才发展起来的。而且毛的时代要求的特别严,农民你就是种地的,根本不允许农民搞工业,这门坎很难跨越,这个楼主你可以动一下脑子想一想,这个南街村没工业、大邱庄、华西村没有工业他能富有的这么快吗?一些“左”的思想,在当今这个社会早已经落伍,你还始终抱着旧的思想,不敢面对社会现实,这是不对的。应当抓住这个社会的脉搏,与时俱进。

小岗村如果不从实际出发、不分田到户,继续吃人民公社“一大二公的大锅饭”,持续吃它三年五年,全村人饿死得差不多了,那还叫社会主义?那还叫做是有正常心态的人?

55岁以上在南方农村搞过生产的人都知道,人民公社时期收早插晚(简称“双抢”)劳动效率极其低下,抢收早稻、抢插晚稻、前前后后要折腾40多天,还要启动城镇干部和学生下乡去“支农”那时期打农药、掏粪便等脏活累活大都是由地富反坏右等“黑五类”干的,社员群众大多“出勤不出力”劳动效率极其低下;分田到户后,收早插晚前后不超过一个星期,根本不启动城镇干部和学生下乡去“支农”。劳动效率的高低真是天壤之别!

应当看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所有文件,自始至终强调,发展工农业生产,不能硬套一个模式,要求一切从实际出发。经济基础较好的华西村、南街村,不就是从实际出发,在解决了温饱问题、进入社会主义中级阶段之后,增加了公有制比重的。

到底什么是“小岗精神”呢?小岗村当年的集体主义经济搞不好,也就是大家都偷懒不为公家干活,所以搞不好,农村的温饱解决不了,没有办法,只好偷偷的将土地承包了。但当时承包土地是要担风险的,按照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冒着“杀头的危险”的。总结一下小岗的精神是什么呢?那就是为公家多干一分都不行,为自己掉脑袋也可以。老僧这绝对不是在侮蔑小岗人,如果为公家干和为个人干,大家都使一个劲,那么一定不存在能不能干好的问题。也就是说承包前承包后产量应该相差不多,既然小岗人一步跨过了温饱线,也就是说小岗在承包前是干得不行的。这点如果不承认,那么承包土地就没有正当理由,小岗人为公家干,干不好,为自己干,能温饱,为了私人的利益不怕“杀头”(各位见谅,这是小岗人自己说的)。小农经济思想是由生产力水平决定的,想在几十年甚至几年内转变为共产主义思想境界,?1958年至1976年的历史已经充分证明失败了!.因为,无私奉献等高境界对少数先进人物可以,对大多数民众不行,一时一事、短时间可以,长时期不行!霸蛮搞只会挫伤群众的积极性,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华西村的第一桶金来源于他们办的小五金厂,这使得华西村在文革末期有了过百万的资产,想想其它村吧,恐怕很多还是负数。由于有资本优势,再加上吴仁宝治理有方,以身作则,才使得华西村能够快速发展,也因为华西村的领先,所以他们才能团结起来,他们的共产主义才能搞下去不分家。如果华西村穷,则不可能有现在的模式,如果吴仁宝为人不公直,则他们也不能搞到今天。

现在回过头来说五金厂,在毛泽东时代,这是毛泽东最高指示所严厉禁止的,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是要消灭的制度,在黑龙江,就有一个村支书因村里办了个五金厂而被枪毙!可以说,办五金厂相当于今天的贩毒!甚至更严重!!而华西村的第一桶金就是不听毛的话,偷偷摸摸搞起来的,如果没有后来的改革开放,吴仁宝其实是当时的罪犯。不过,历史变了,吴仁宝便成了楷模。如何说呢?说到底华西村之所以富主要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不唯上,不把毛的讲话当最高指示的结果!

现在说到小岗村,它本来就很贫瘠,人穷则思变,所以它能开风气之先,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也正因如此,基础不好,故难于发展,所以至今不富。但是,以小岗村和华西村做代表来说明两种制度的优劣则很不可取,小岗村原本就比华西村穷得多!!再看其他坚持“统”的,如南街村,近年也爆出村领导包养情妇,生下私生子,且存有巨款,南街村后续如何?恐难为继。

所以说,那些坚持“统”的村,不值得推广,他们都只是特例而已,而且大抵人治色彩浓厚,将来难免人亡政息



评述摘要:

1977年以前的农畜产品,个人是不准买卖的,工业产品是要介绍信的

你们年轻人不知道:1957年至1977年公社社员和生产队弃农经商办企业是要挨批斗的啊! 当国家对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口粮供应和生活费发给断绝,孩子在山区劳动,和贫下中农一起分粮后,一连串的困难问题便产生了:  首先是分得的口粮年年不够吃,每一个年头里都要有半年或更多一些要跑回家吃黑市粮过日子。在最好的年景里,一年早晚两季总共能分到湿杂稻谷两百来斤,外加两三斤鲜地瓜和十斤左右的小麦,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粮了。那两百来斤的湿杂稻谷,经晒干扬净后,只能有一百多斤,这么少的口粮要孩子在重体力劳动中细水长流地过日子,无论如何是无法办到的。况且孩子在年轻力壮时候,更是会吃饭的。  在山区,孩子终年参加农业劳动,不但口粮不够吃,而且从来不见分红,没有一分钱的劳动收入。下饭的菜吃光了,没有钱再去买;衣裤在劳动中磨破了,也没有钱去添制新的;病倒了,连个请医生看病的钱都没有。他如日常生活需用的开销,更是没钱支付。从一九六九年起直迄于今,孩子在山区务农以来,个人生活中的一切花费都得依靠家里支持;说来见笑,他风里来,雨里去辛劳种地,头发长了,连个理发的钱都挣不到。此外,他上山下乡的第一天起,直到现在,一直没有房子住宿,一直是借住当地贫下中农的房子。目前,房东正准备给自己的孩子办喜事,早已露出口音,要借房住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另找住所。看来,孩子在山区,不仅生活上困难成问题,而且连个歇息的地方也成问题。

南街村的要害是什么?要害是共贷款12亿元人民币,关键不是垮台,而是推广不了,说到底这是用理工科思维来解决社会问题,瞎胡闹!南街村首先是雇佣了大量的外来民工对吧?这没有争议吧? 外来民工都来自其他的农村地区,这也没有争议吧? 那么好,我们试想一下,在全国推广南街村的经验,情况会怎样? 那时候,在南街村打工的外来民工都回家了吧?建自己的村了吧? 那时候所有的村,就都雇用不到外来民工了吧? ——南街村推广之日,就是南街村神化破灭之日呀。哈哈。 咱不谈什么姓资姓社,不谈市场经济,也不谈公平不公平,剥削不剥削。 单就着一个要害,就能剥下南街村的神化外衣了吧。

  据南街村的几位村民讲,南街村有大大小小26家各类企业,现在盈利的不过旅游公司、调味厂、胶印厂、彩印厂屈指可数几个。而在南街历史上“玩泥蛋子起家,玩面蛋子发家”的砖瓦厂与面粉厂,则要么是已经停产要么是开工不足。甚至连一度销量甚火的村龙头产品方便面,高峰时期曾经占全村总产值80%以上,现在已下滑至30%,50条生产线一度开工不足20条。  “今年情况还好一点,最难过的是去年。”方便面厂的一位职工对记者说,“去年有两三个月都发不出工资来了,后来到年终了才全补上。”  据《商界名家》2004年3月载文《南街村阵痛》,从1997年的17亿,至2002年,南街村的产值下滑到了12亿元。  对此,雷德全与王宏斌的解释是,“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而那名职工则认为和企业的管理有关系,“你不知道,有些南街村的业务员,勾结着外面一起回过头来骗村里。”  效益下降的同时,村民们发现,路边的灯没有以前那么亮堂了,以前飘在半空中闪亮的大横幅有的也撤了,而曾经上百辆车的南街村车队现在也只剩下三四十辆车了。更为让村民们警觉的是,热电厂施工到一半就停在那里,成了半拉子工程,“就是没钱了,”邻村的一个村民说。  缺钱和银行的贷款也不无关系。王宏斌告诉记者,南街村发展至今,共贷款12亿,但“从1996年以后就很难贷款了”。当记者询问至今还有多少贷款没有还时,王宏斌并未予以回复,他说,“我们在不停地贷不停地还。”    距南街村15公里外的三家店村,因为南街村所排放的污水直接污染了当地的水源而一直在上访告状,老书记崔世德对记者说,“南街能搞成今天这个样子,还不是靠不停的贷款维持着?”  但是,王宏斌和南街村的村民,仍众口一词称许集体经济模式, “一百口人一百口锅变成一百口人一口锅,自然节省”,王宏斌说。而且在集体经济下,每个村民能够“各尽所能”,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  但是,这种认同并不能阻止南街村内部的一些分化。即使一些事件仅关乎“生活作风”,但也足以使这个从思想道德到生活方式高度一统的村庄产生一些裂痕。  在南街村领导班子里,一直有“一宏二忠”的说法,“一宏”指王宏斌,“二忠”为始终做村主任的王金忠和党委副书记郭全忠。这是当初一起长大,并一起执掌南街村的最为重要的三个人物。  2003年5月16日,王金忠突然得心脏病去世了。当时的《南街村报》,整版都是“劳苦功高、鞠躬尽瘁”的哀悼与纪念。“但是第二天,突然之间,哀乐没有了,追悼没有了,王金忠也没有人再提了。”  南街村一名职工说,“在清理王金忠的遗物时,发现了保险柜,里面有两千万,还有自办的房产证。”刚听到王金忠过世消息的王宏斌,一下子悲痛得差点倒在地上,而在保险柜被打开的刹那,他又一次差点惊倒在地上。  而王宏斌对记者否认了传闻,“所谓保险柜那是虚构的,而第二天我也不在现场。”但是,他承认王全忠在外面包有“二奶”,因为在王金忠去世不久,就有抱着孩子的妇女前来要房产。否认王金忠有个人积蓄的王宏斌说,“包二奶了,他当然要在外面给人家买房子。”  不久,王宏斌开始在南街开展“学习会、生活会、评议会”三会活动,主题鲜明:坚决清除包“二奶”;限制喝闲酒;制止索贿受贿;查处同流合污即结伙搞以权谋私。  2003年6月12日,《南街村报》发表评论员文章说:“南街村发展壮大后,其中堕落腐化问题就绝不容忽视,个别党员丧失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义务和职责,失去了党性原则,滋长了享乐思想。以权谋私,迷恋声色,甚至干出了令人不齿的勾当。”  王金忠一事在多大程度上撼动了王宏斌一直以来所进行的“外圆内方”的思想政治教育,我们不得而知。两三年过去了,这个事情几乎没有被提起。  村内一位老者对记者说,“王宏斌这个娃子是不错的,但是手下一些人他管不了。表面上大家都在跟着他唱高调,实际上很多人都往自己家里捞。”





分享这篇文章给朋友

[文章内容均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立场,仅供读者参考。]

发表评论
想要投稿吗?

网友留名: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网友评论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相关法律法规,不得违规发言。
已有评论 0 条 查看全部回复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振华军事网
振华军事网站务QQ群:104986480 QQ群2:752008 广告联系QQ: 981155152(联盟勿扰)

wap振华军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