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华军事网
    wap振华军事网
当前位置:振华军事网 > 正文

zt 中国式地主--和谐社会的深思与探讨!

2009-07-20 21:55:59 来源: 互联网  文字大小:   [举报] 已有评论(0)

当我们张开感性的触角去探询理性的世界时,会发现自己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要推翻存在的真实性很难,要发现真实的存在更难。我特推荐此文给大家一阅.篇幅少许长了些,希望你能耐下性子看完.谢谢大家! ---红头阿三



中国式地主

作者:洪巧俊

地主这个名词,在中国漫长的时间是个不好的词,谁摊上了它谁就倒霉。土改时期,地主是个灾难词,谁戴上地主的帽子谁就灾难临头,每次的运动,这些地主成份的人都被折腾来折腾去,批斗得死去活来;直到七十年代末,他们才被摘掉地主的帽子,过着正常人的生活。改革开放了,长期受到压制的地主子孙们,从此走出禁锢,走南闯北,游刃有余地经商办企业,成为发展农村经济的生力军。

地主的子孙都富贵了

这是有规律而又很普遍的事,地主的子孙富贵了。如果你一个村一个村去走,你就会发现,村庄里最有钱的人往往是地主的子孙,地主的子孙没有发家致富的几乎很少,除非脑子有毛病。

我们那个村庄,百户人家,房子建得最高最漂亮的是地主的子孙,最有钱的也是这些人。土改时期,村里定了7户地主、1户富农,这8户地主、富农繁衍了11个儿子、30个孙子,这30个孙子如今都已成家立业,没有一家是贫困户。如果在村里列一个排富榜,排在前10名的有8户是地主、富农的孙子。我的家乡是江西,本人工作在广东沿海,曾去过不少村调查,情况却也一样。有一个60多户的村庄,土改时期是了3户地主。这3户地主的子孙经商办企业,人人都成了村里的富豪,有几户人家产早已过千万,他们总的财富占了全村的90%以上。

这是摘自于《南方周末》中贫下中农两次与挨斗地主的对话。一个是 阳翰笙的《柳城土改日记》,另一个是叶君健在《土改工作半年》。

《柳城土改日记》:

“你手放下来!我问你,你田从哪里来的?”

“从我老子那里分来的。”

“你老子分这样多给你吗?”

“没有这样多,有些是我买的。”

“哪来的钱买的?”

“靠剥削来的钱呀!”

“你为什么要剥削人?”

“大家还不都一样么,那是从前的潮流!”

《土改工作半年》:

“我犯了罪,”地主用很低的声音说,“我犯了罪!我对不起你们!”

“你犯了什么罪?”另一个农民又跳上去,向他吼道:“说出来!”

“还不是剥削你们呗,”地主又瓮声瓮气地说,像是要哭的样子。

“你是怎样剥削的?”一个妇女也跳上前,指着他的鼻子问。

“剥削就是剥削嘛,”地主说,假装抽咽了一下,“你们知道得比我清楚,因为你们是受剥削的人。”

叶君健说:他这个回答一下子把农民的嘴堵住了,因为农民的脑子没有他的灵活,反应慢,一时找不出适当的语言来制服他。他们只是本能地举起拳头,要上前去捶他那个诡计多端的脑袋……

地主虽然在挨斗,但也没有露出聪明、狡黠的本色。

有人说,如今地主子孙又富贵了,比他爷爷更有钱了。这是基因的遗传,因为他们的祖先就有很高的理财、经商才能,要不然在解放前也就不会积累那么多财富,建房买地,还要雇长工去种地,以致打上了地主。我想,这方面的因素也不能排除,更而重要的是这些地主子孙,由于长期受到打压和凌辱,锻炼了他们在夹缝中求生存。土改打上地主后,这些人就没有人身自由,他们一直都是斗争的对象,每次的运动,他们大多是被专政的对象,被贫下中农五花大绑押上台去批斗,脖子上挂着牌,头上戴着高帽去游街,有不少地主由于承受不住这非人的折磨而自杀。而他们的子女从小就低人一等,比如同是小孩,一个是贫下中农的孩子,一个是地主的孩子,打架了,地主的孩子能打过对方,只要对方喊一声地主狗崽子,举在空中拳中也不敢打下去,为什么?你打赢了,贫下中农的孩子父母也会揍还,而更难以承受的是你打赢了,晚上就拉你父亲去斗,把你父亲斗得死去活来,你还敢打败对方?他们读小学不能参加红小兵,不能当班干部,长大了不能参军、考大学、当国家干部。

有人说:磨难也是一种财富。地主的子孙正因为有了太多的磨难,所以他们也有了太多的财富。

地主情节

这是朋友给我讲的故事。

他在广东拼打二十余年,家产已是千万元。他说,他的成功来自于从小的磨难。解放前,他的爷爷是当地的大土豪,土攺时被枪毙了。贫下中农把他家的财产分得一干二尽,却把他们一家赶到村外搭建了一个毛棚,从此他们就在这个毛棚中相依为命,碰到暴风雨,毛棚就被掀翻,一家人蜷宿在一起,任凭风吹雨打。到十多年后,他那嫁了贫下中农丈夫的姑姑才为他们买了一间房。他从小就目睹自己的父亲挨批挨斗,母亲无数次交待他一定要看紧父亲,要不然你就再也没有父亲了。村里最苦最累的活是地主成份的人去干,白天劳累,晚上还要挨批斗。

奶奶因他脖子上戴一个金钢圈(银圈)而差点自杀上吊,贫下中农批斗奶奶,要这个地主老太婆老实交待,还有多少宝贝藏匿着,问她孙子金钢圈是从哪里来的。奶奶说,是孙子的外婆送给他的,我的东西被你们分得一干二净。“阶级斗争一抓就灵,不斗,地主就不交待!”“打倒地主老太婆!”……

夜深人静,母亲走进奶奶的房子(用乱石垒起来的一间小房),发现奶奶上吊,听到母亲的呼喊声,他们都跑过去,忙把奶奶放了下来,奶奶伤心地哭道:“让我去死吧!我没有给你们常来任何东西,还连累你们。”妈妈当晚就从他的脖子上取下了金钢圈,第二天一早就上交了。

在这样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不仅从小就懂事,特别能吃苦,而且承受挫折的能力强,能屈能升,不怕失败。

80代中期,他从小作坊发展到规模有近百人的企业,由于收入比较稳定了,他把父母从家乡接到广东,没想到出事了,父亲看到儿子的工厂有这么多“长工”,儿子剥削的人比他父亲还多,要是再来一次土改……父亲每天提心吊胆,忐忑不安,终于病倒了。他不知如何是好?后来一位从政的朋友听后,给他出了一个妙策,请县委书记去他家做客。那天县委书记、县委宣传部长、县公安局长一行来到他家,他在门外就大喊:“爸,县委江书记来看您来了!”这个长期遭受批斗的地主子女,一听县委书记要看他,恍惚如做梦,突然坐了起来,病似乎好了一半。县委书记握着他的手说:“老伯,您的儿子了不起,为社会创造了财富。”

“不是剥削?”

“不是,是为我们县解决了近百名就业人员,政府还要感谢他呀!”

当那位穿着警服的县公安局长说:“我们这些人就是要为您儿子这样的人保驾护航”时,父亲却是老泪纵横,百感交集。

九十年代初,他的儿子在美国拿了博士学位后,打电话给他,要在美国定居。他问:“不回国了,有了学问就不报效祖国和父老乡亲了?”

“爸,您是不是还有地主情节?”

“对,你爸爸就是有地主情节,所以你必须回来!”

他的确有浓浓的地主情节。在村里他虽不是首富,但却是给村里造福最多的人。帮村里修了两条水泥路,建了一幢学校,每年都会给村里的贫困户送红包,奖励村里考上大学的孩子。

他还把祖屋高价买了回来,让住在他祖屋的贫下中农住上了新房。还仿照解放前他爷爷坐过的轿子做了两个。正月回家时,从外地雇来轿夫,他们父子俩一人坐一辆轿子,从村头的天井抬出,沿村的周围兜了一大圈,然后抬进了整修一新的祖屋。而乡亲们为了他的地主情节,却争着沿路为他燃放鞭炮助兴。

分享这篇文章给朋友

[文章内容均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立场,仅供读者参考。]

本文相关标签: 深思 探讨 谐社会 地主 中国式 zt
发表评论
想要投稿吗?

网友留名: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网友评论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相关法律法规,不得违规发言。
已有评论 0 条 查看全部回复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振华军事网
振华军事网站务QQ群:104986480 QQ群2:752008 广告联系QQ: 583003112(联盟勿扰)

wap振华军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