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华军事网
    wap振华军事网
当前位置:振华军事网 > 正文

难忘在“李海欣高地”上奋勇杀敌

2009-10-21 12:12:58 来源: 互联网  文字大小:   [举报] 已有评论(0)

  我一九八四年一月入伍,当时十八岁。当兵不到一年,我就参加对越防御作战,上了第一线,而且坚守在最前沿的一个高地,即“李海欣高地”。在一九八五年一月十五日粉碎越军大规模反扑的战斗中,我先后完成了守哨位、打掩护、“卡口子”等任务,共毙敌十八名,和战友们一起,在炮火和友邻部队的支援下,抗住了敌人两个营加一个特工连的轮番进攻,牢牢守住了阵地,为夺取战斗胜利贡献了一份力量。战后,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荣立一等功,被昆明军区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我们坚守的高地位于老山地区最前沿,地位十分重要。它东、西、南三面临敌,地势很低,而且越军挖了三条堑壕逼近高地前沿,最近的仅有十多米,对我威胁很大。我们上阵地时,正当越军准备发动大规模反扑的前夕,高地上每天要承受敌人数百发炮弹袭击,多数堑壕被炸平,工事大部被摧毁,抓起一把土能找出几块弹片。在这样的阵地战斗,对我这个新兵的确是个严峻的考验。说实在话,刚上去的那几天,心里真有点七上八下,稳不住神。这倒不是害怕危险,主要是担心守不住阵地,完不成任务。因为这个阵地是战斗英雄李海欣等十五勇士守卫过的地方,去年七月十二日。他们打败了越军一个营加一个特工连的六次轮番进攻、被授予“老山十五勇士”的光荣称号。这样一个负有盛誉的阵地,如果我们守不住,岂不是对不起战友,有损于国威军威,这是担心的一面。当然,我也有自信的一面:我虽然是个新兵,但军事训练是“尖子”,技术比较过硬;我身体好,比较灵活,同志们称我为“小老虎”;参我时,父母都写信鼓励我杀敌立功,我也决心当英雄。就凭这三条,我也不信斗不过敌人。再说,人家李海欣等同志能守好阵地。当上英雄。我又不缺胳膊少腿,为什么不能做到。想到这些,我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勇敢作战,在这个英雄的高地上,打胜仗,立战功。

  一月十四日,越军对我们阵地进行了持续十八个小时的炮击,阵地上的焦土又被翻腾了一遍。大家预感到;敌人要反扑了。由于炮击,我们一天没吃没喝,但都精神饱满,利用夜暗抢修工事,准备弹药,准备同敌人决一死战。不出所料,十五日凌晨,越军出动了两个营又一个特工连的兵力,向我们高地进行反扑。开始,敌人向五、六号哨位连续冲击。均遭到我们顽强抵抗而失败。后来,狡猾的敌人留少数人在原地佯攻,其余的向排指挥所附近的二号哨位迂回,寻找新的突破口。当时二号哨位只有我和配属我连的二机连新战士李林担任警戒,而上来的敌人却有二十多名。记得上阵地时,指导员问我:“打仗怕不怕?”我回答得很干脆:“不怕;”可眼前这些都是真枪实弹的敌人,气势汹汹,而且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同敌人面对而地干,我就暗暗告诫自己:“鲁灿新啊鲁灿新,你可千万不能当孬种!”我给自己壮了壮胆子,赶紧让李林跑回去向排指挥所报告,自己隐蔽在哨位上继续监视敌人。敌人越来越近。三十米、二十米、十五米,可李林还未返回,我不能再等了,端起冲锋枪突然开火,居高临下猛烈扫射,一下子打乱了敌人的战斗队形。在我换弹匣的瞬间,敌人一颗手雷落到我跟前,“嗤嗤”直冒青烟,我迅速拣起来扔向敌人。这时,又有七、八颗手雷落到我身边,我一猫腰钻进了哨位工事,一连向敌人投出二十多颗手榴弹。听听没动静,我伸头一看,只见哨位下面躺着三具敌人尸体,其余敌人可能被我打懵了,搞不清哨位上有多少人,狼狈逃跑了。第一仗打赢了.我高兴得真想跳起来,心想:越军真草包,我一个新兵就打败了他二十多个,要是一个老兵或班长,还不打败它一、两个排呀!

  敌人从二号哨位败退后,向其他哨位的进攻还在继续。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由于敌我力量悬殊,敌炮火异常猛烈,我方人员伤亡较大。为了更有效地杀伤敌人,副连长命令大家撤进坑道,呼叫我炮火覆盖表面阵地。在和敌人短兵相接又有伤员的情况下,撤退可不那么容易,必须有人留下打掩护,阻击敌人,甩掉尾巴。我主动向排长要求:其他人撤,我留下。排长同意了,我一个人留在最后同敌人周旋,采用枪打“带头羊”的方法,瞄准跑在最前面的敌人打,打几枪,退一步。当我退到二号哨位靠后的拐弯处时,发现两名越军向我们追来。我回身一个点射,就消灭了这两名敌人。不一会,四号哨位又有两名越军从堑壕外面翻进来,我迅速扔出手榴弹,把他们送上了西天。就在这时,一发炮弹在我附近爆炸,我的脖子.两手、胯部等多处负伤,鲜血直流。我顾不上包扎,继续坚持战斗。直到同志们都安全撤进了坑道,我才松了一口气,最后一个撤出表面阵地。

  撤到坑道里,我看到同志们正在互相包扎伤口,才想起自己的伤,准备坐下来包扎一下.突然,听到副连长对着报话机呼唤:“炮火怎么还不来!”同志们也在议论:如果炮火再推迟几分钟不到,敌人就会乘机抢占有利地形构筑工事防炮,还有可能继续向我们逼近。现在必须趁敌不备,摸出去狠狠揍他一顿。大家都争着要出去。我来了个先走为强.端着装满子弹的冲锋枪,带上六颗手榴弹,向坑道外摸去。我接近二号哨位,果然看见一大群敌人在离我十来米远的地方挖的挖,刨的刨。我连续向敌扫射,击毙了三名敌人、其余的敌人被我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呆了,随后又嗷嗷叫着向我扑来,子弹从我身边唆唆飞过。我借土包作掩护,使劲向敌人投手榴弹。眼看手榴弹只剩最后一颗了,敌人却仍象饿狼一样扑过来,怎么办?我冷静了一下,想起一件事:那是刚到高地时,我在三号哨位担任警戒任务,边观察边构筑工事,敌人发现后,打来一发炮弹,我迅速钻进了哨位下的洞里。谁知我一进洞,敌人的机枪火力封锁了洞口,出不去了。我正在着急时,看见洞口有个钢盔,灵机一动,就拾起来,用小锹顶着插到洞的另一个出口处,一下把敌入的火力引过去了。我乘机从原洞钻了出来,回到哨位上。后来,拣回钢盔一数,有十六个洞。现在,面对扑过来的敌人,我又灵机一动,停止射击和投弹,引诱敌人上钩。果然敌人以为我的弹药打光了,或者被他们打中了,一面喊叫着,一面左顾右盼地摸过来。等敌人离我只有七、八米远了,我将最后一颗手榴弹拉着后猛地扔向敌人,随后滚到左后侧的二号哨位,抓起哨位上的手榴弹,朝着敌人又是一阵猛投,炸得敌人死的死,伤的伤,抱头鼠窜。我本想继续追击.但估计我炮火快打来了,便撤回到坑道。

  回到坑道里,副连长对我说:“你累坏了,快坐下来休息一会。”可我总感到心里不踏实。就在我思考的时候,副连长和排长决定在排指挥所外堑壕里埋上地雷,并派一人到排指挥所外十米处一个放弹药的猫耳洞设伏,当警戒,卡死从二号哨位至坑道这条二十多米长的堑壕,以保证排指挥所人员的安全。我当即向副连长受领了这一任务。我和四旺长潘洪祥冒着炮火冲出坑道,一会儿功夫就在堑道里埋了五十多枚地雷。随后,班长回到了排指挥所,我就钻进指挥所的十米处的那个猫耳洞“卡口子”,监视二号哨位方向敌人的活动。过了一会功夫,只见五、六名敌人贼头贼脑地摸过来,我一口气扔出好几颗手榴弹,两名敌人当场毙命,其余敌人鬼哭狼嚎地逃回去了。这时,我才感到饥渴、疲劳、伤病一阵阵袭来,浑身没有一点劲,很想能啃块干粮,喝口水、打个盹,即使几分钟也好。可是不行啊,干粮和水早就没有了,同志们都在忍饥挨饿,坚持斗争。敌人正威胁着全排同志和阵地的安全,我是警戒哨,稍有疏忽就会造成严重后果,所以不能打盹,更不能倒下。想到这里,我捏了捏鼻子,擦了擦眼睛,振作精神坚持下去。不一会。我听到前沿有动静,钻出猫耳洞一看,不好!几十个敌人向排指挥所方向摸来。我赶忙回到排指挥所汇报情况,寻找弹药。一进洞发现一个水桶里装着六根爆破筒。这是我们排长预先安排好的,准备在万不得已时与敌人同归于尽用的。这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想先把敌人打下去再说。我抱起六根爆破筒冲出洞口,对准敌人一根接一根往下扔,炸得敌人狼狈逃窜。打退了敌人,我又回到了猫耳洞,坚持了八个多小时,卡住了“口子”。保证了排指挥所的安全。

  当夜幕降临时,兄弟连队的同志冒着炮火赶来增援我们了,副连长命令我给增援分队带路进行反冲击。临行时,他拉着我的手说:“路上多留心,这里熟悉地形的就你一个人,往后带路、查哨都要靠你。”我一听,眼泪就涌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住。是啊,同我一起上阵地的战友,为了祖国的安危;人民的幸福,有的牺牲了,有的负了重伤。这笔血债一定要敌人加倍偿还。我咬咬牙,朝副连长点点头,带着增援分队向敌人反击,先后打死五名敌人。至此,敌人的反扑被彻底粉碎了,我们巍然屹立在高地上。

  我是一名新兵,第一次参战就打了胜仗,实现了立功的愿望,这里面凝聚着战友的鲜血。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归纳起来,主要有三条:首先,要忠于党和人民,忠于祖国,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敢于和敌人拼搏,从精神上压倒一切敌人。第二,要机智灵活,只有多想点子,多用心思,才能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第三,要有良好的技术战术水平。平时训练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这话是千真万确的。我经历的战斗不多,党和人民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我决心谦虚谨慎,在保卫祖国、建设祖国的岗位上作出新的贡献。

分享这篇文章给朋友

[文章内容均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立场,仅供读者参考。]

本文相关标签: 杀敌 奋勇 地上 海欣 难忘
发表评论
想要投稿吗?

网友留名: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网友评论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相关法律法规,不得违规发言。
已有评论 0 条 查看全部回复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振华军事网
振华军事网站务QQ群:104986480 QQ群2:752008 广告联系QQ: 583003112(联盟勿扰)

wap振华军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