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华军事网
    wap振华军事网
当前位置:振华军事网 > 正文

中美治安漫谈:中国是世界治安最好的国家吗?

2017-10-12 16:05:36 来源: 互联网  文字大小:   [举报] 已有评论(0)

分析美国治安问题的时候,要区分穷人与富人;分析中国治安问题的时候,要考虑区分东部发达地区和中西部不发达地区、城市和农村、一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这就是辩证法。中国的治安体系就像计划经济,国家公权机构和基层组织在治安中扮演决定性角色;而美国的治安理念则是妥妥的市场经济,穷人自生自灭,警察都不愿意管你,富人购买昂贵的安全服务,人家也很乐意——市场经济,一切都看似公平合理。

(一) 

由上一篇文章的控枪问题,感觉有一些问题说的还不够透彻,本文就从中美两国治安状况的对比谈起,横向地来深入剖析一下治安——这一社交网络上争论不休的话题。

我在香港读书的时候,初中同学微信群里发生了一次争吵,让我记忆犹新。有一位品学兼优的女同学,拿了奖学金去USC读研。有一天在朋友圈里发出了她头部受伤的照片,于是大家就纷纷关心地讯问状况。她非常气愤地抱怨说,她就在大白天走在洛杉矶街头,然后就被路边的黑人袭击了。没有为什么,这群黑人就是像过往的路人丢石块取乐,可能看见她是黄种人又是小姑娘,毫无缘由地袭击了她,然后就起哄地看着她离开,也没有进一步的侵害行为。最为关键的是,当她报警之后,警察表示不管,只是提醒她要注意安全。她当时就非常的崩溃,我大白天,走在洛杉矶不是很偏僻的街道上,你让我还怎么注意安全啊,难不成戴个安全帽上街啊。于是大家就忆苦思甜,赞美了一下国内的治安环境,分享了一下撸串到深夜安然回家的众多案例,那位姑娘也表示以后说什么不能留在美国,回国就是少挣点钱也比这样担惊受怕的好。

这时微信群里有另一位同学表达了反对观点,我这位同学家里是做房地产生意,在石家庄本地也小有名气,初中毕业就移民美国,父母都是投资移民,高中是读的私立精英学校,大学好像并不是很有名,因为迟迟难以混入美国的上流阶层(跟他在国内富二代的身份有落差),所以对美国颇有微词,但是在“美国治安差”这个论点上,他提出了截然相反的观点。我这位移民同学反驳留学同学的大致论点主要如下:第一,你肯定是去了“危险的地方”;第二,我在的社区治安非常好,我晚上经常夜跑完全OK,你们晚上非要去黑人区那活该危险;第三,我们社区只要报警,警察就必须在十分钟内赶到,否则你可以投诉他,不可能出现你说的那种不作为的情况,难道他不怕投诉吗?

于是两个人站在各自立场争论不休,谁也说服不了谁。我当时也并没有深入思考他们的争论,后来再回想起这事,发现这是一个可提炼可归纳的社会问题。我那位留学的同学,家境在中国也算是中产,但是留学美国一年三十万左右的花费,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应付的,她就算拿到奖学金,住所应该也不是特别豪华的地方,应该也就是中等偏上的老旧小区。所以随便走一走就走到治安堪忧的少数族裔聚集区,也是情理之中。而我那位投资移民的同学,虽然混不进美国的顶层精英圈,但是住所是环境优越的精英社区也是妥妥的,这些住宅小区的安保工作都是外包给专业的安全公司,雇员都是一些经验丰富的退伍兵、前警察什么的,再不济也是个特别能打的地下拳击手。所以说他能够安心夜跑也不是什么意外之事。

至于警察问题,这个就更有趣了。美国的警察体系分为联邦警察、州警察和地方警察,其中联邦警察都是些高大上的如国土安全警察、FBI、DEA之类,真正管治安的都是地方警察,而地方警察是靠地方财政养的,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富人社区缴税充足,给到的财政支持肯定是充足的,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保障充足的富人社区警察规定报警几分钟内必须赶到也是题中之意;然而少数族裔聚集区、贫民窟等地,基本没什么税收,警察玩忽职守磨洋工也就不意外了。甚至于有些地方根本就没有警察管,只能靠当地人组成的“社区联防队”来维系治安。

所以说我两位同学争论的焦点也就明晰了,说白了就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你的阶级地位决定了你能享受到的治安水平。

(二)

说到中国的治安问题,网络上普遍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的治安首屈一指,是“最安全的国家”,所举的例证深夜撸串、居民和蔼可亲、警察蜀黍给力,然而这同样是值得分析的。

现在网络上主要发声的年轻人,有一些鲜明的特征90后、95后甚至00后,生活在城市、尤其是大城市的人占比很高。所以说我们分析任何网络上的主流言论,要把它当做城市90-00后主流价值观来判断,并不意味着整个真实社会。我们这一代年轻人的成长环境有一个显著地特点,经历了2003-2013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十年,这十年经济的爆发如果按照一个历史维度来看都是可以跟古代任何一个盛世相提并论的。由曾记得,09-12年期间,网络舆论被众多“公知”把持,这些公知有着鲜明的特征:崇洋媚外、造谣传谣;但是几年间掌握整个网络话语权的就成了一些被称作“小粉红”的年轻人,曾经的微博主人——明星团体,也不得不向这一股势力低头。其实可以理解,那些四五十岁的“公知”们生长的环境正是矛盾激化丛生、社会转型的时期,同时我们国家跟美国的差距犹如霄壤之别,别说美日可以碾压我们,台湾一个省的GDP超过整个大陆的日子也才过去了二三十年。而那些年轻人,赶上了我们国力崛起、世界地位跟美国接近于平起平坐的时期,他们并没有什么挫折,也没有受到社会动荡带来的切肤之痛,感受到的经济红利自然会激发起朴素的爱国心,所以这几年来网络话语权的交接转变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正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的大发展,蛋糕做大了,可以缓解众多矛盾。

同样,我们现在年轻人们对于中国良好治安的感知,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来自于过去十年的经济红利。贫穷和不公,是罪恶的土壤。我还记得在我小时候,石家庄有过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入室杀人犯,伏法之后发现是来自东北的一位下岗工人;2001年石家庄发生的一起上百人死亡的爆炸案,罪犯是一位丧心病狂的无业人员,走投无路之后决定报复社会。彼时正值我国社会转型时期,2300万工人大下岗所带来的社会不安定因素是无法想象的。受下岗冲击最严重的东北地区,男性青年进入关内充当打手,女性青年从事性工作,犹记得那时候我们那边流传着一句顺口溜,说社会四大害是:“公检法、地国税、东北小姐、黑社会”——后两个都是社会转型、工人大下岗善后不利带来的严重问题,说国家愧对共和国的长子东北地区不是一句空话。那个时候什么KTV砍人、洗浴中心抢地盘械斗等事件,就发生在我们的居民区旁。那个时候居民的治安体验感恐怕并不美好,“深夜撸串”的美好故事恐怕还追溯不到十年以上。

如果现在的年轻人问一问60/70后们,听他们讲一讲什么叫“车匪路霸”,就会对治安史产生一个新的认知:原来新中国建立后竟然还会有“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山大王。那真是一个对长途司机来说如梦魇一般的词汇,所以说八十年代的“严打”不是凭空而来的,真的是被严峻的治安形势逼的。

我说这么多,同样就是想说明第一部分的观点,治安水平离不开经济发展水平。我们国家经历了飞速发展,但是发展是不均衡的。城市和县城、农村,一线城市和小城市、东部地区和沿海地区,治安水平都不是能一概而论的。还是那句话,中国太大了,就是一个小世界,分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于北上广深和东南沿海这些“先富起来的地区”,有一个引以为傲能称得上“世界最好”的治安并不意外,然而考虑到偏远的农村、乡镇以及中西部、东北地区,这个情况似乎并不甚乐观。

至善在我身边,每一位来自非一线城市的朋友,都有一肚子老家发生的恶性治安事件:前几年还是以矿山的争夺、经济纠纷、械斗居多,近几年已经变成了地方大家族只手遮天,在黑道做“教父”,在白道当“乡贤”,把持地方的方方面面。每谈及与此,也只能和朋友唏嘘感慨,别管北漂有多难,但肯定是要一直漂下去的,这辈子恐怕也不可能回老家了。

因此说,分析美国治安问题的时候,要区分穷人与富人;分析中国治安问题的时候,要考虑区分东部发达地区和中西部不发达地区、城市和农村、一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这就是辩证法。

(三)

当然,必须承认,中国的治安确实非常非常优秀,在整个国际视角来看,都是具有可参考和借鉴意义的。相较于美国、欧洲,我们能做到这样的治安水平,也是有独特的历史原因在其中的。

纵观中华上下五千年,只有一个政治团体能把基层组织建设到“村”这一级别的行政单位,那就是中国共产党。优良的治安来自于自上而下先进的体系建设,再加上计划经济和公有制的经济模式,其他社会问题可能有很多,但不会来自于治安。我在书里也讲过这个事,大街上带着红袖标维持治安的,不都是白发苍苍的大爷大妈。不是他们闲的,咱们老了闲的也不会干这个,是他们经受过那个年代的熏陶与训练,他们真的是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我现在天天绕着传媒大学跑步,每天都能在街上看见这样的大爷大妈们在小区口,所以说朝阳区群众不是一个梗,那真的是这些老人家们春夏秋冬一天天坚守换来的。说句玩笑话,这些大爷大妈们当年都是拿着扳手锤子,在国企工厂里组织护厂队,防卫敌特和间谍破坏的,现在那些个吸毒的小明星们怎么能逃得了他们的法眼?



上面这个西城大妈,看见几个“形迹可疑”的人住进了家附近的宾馆,然后向警察举报。结果警察在车的后备箱里搜出几公斤炸药,是东突组织来搞恐袭的,从此以后外地车进北京都要安检了。

当然,自上而下有组织的控制,毫无疑问会带来治安水平的质变,但也会造成一些负面效应,比如每个人自由度的缺失。建国以来,我们的户籍管理制度之严,也是排在世界前列的,毫无疑问这是与高流动性快速变化的市场经济格格不入的。在二十年前的北京,没有暂住证你是不敢上街的,随时都有可能当做“三无人员”关进收容所里,直到一位大学生在收容所中惨死,我们才逐渐改革了流动人口管理制度,这是自上而下管控过严带来的悲剧。

任何事情都要从两个方面来看待,这就是辩证法。我在之前讲山东辱母案的文章里说过(然而不幸被删了),基层组织的缺失必然会产生基层自组织,然而自古以来自下而上构建的基层自组织只有一种形式:黑社会。因为公权的消失、自上而下的体制退却时候,自下而上的构建只会有一种价值观和原则来指导——丛林法则——弱肉强食,赢家通吃。所以说改革开放之处,社会管理方方面面都放开之后,确实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混乱,只能靠运动式的“严打”来稳定治安秩序。基层组织的缺失和基层自组织的黑社会化是我们未来很长时间都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很简单,就拿带红袖箍巡逻的大爷大妈们来说,十年二十年,当这一波人过世之后,谁还会替党国站街?等我们退休了会带着红袖箍上街巡逻维持治安?是不是感觉我仿佛在特意的逗你笑?

(四)

如果说中国的良好的治安来自于自上而下的体制构建,那么美国的治安特色是什么呢。我在书里就说过这个问题,穷人在恶劣安全环境中自生自灭,而富人,用钱来购买安全。





(来源:TED演讲《贫穷的根源》,Gary Haugen)




分享这篇文章给朋友

[文章内容均转载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立场,仅供读者参考。]

本文相关标签: 治安 最好 国家 世界 中国 漫谈 中美
发表评论
想要投稿吗?

网友留名:

  •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网友评论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相关法律法规,不得违规发言。
已有评论 0 条 查看全部回复
友情链接 | 诚聘英才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振华军事网
振华军事网站务QQ群:104986480 QQ群2:752008 广告联系QQ: 583003112(联盟勿扰)

wap振华军事网